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清華學報 Tsing Hua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清華學報 Tsing Hua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分類清單

   

再談徽州方言古全濁聲母

新 第26卷 卷 第 3 期   民國八十五年九月   

篇名 再談徽州方言古全濁聲母
作者 馬希寧
類型 論文  
頁數 297~321  
下載  
語言 中文  
關鍵詞

徽州方言,全濁聲母,()送器清音

中文摘要   徽州方言的古濁聲母如同今天絕多數漢語方言一般都以清化成不帶音的清聲母,不同的是它們呈現兩種不同的層次:送氣與不送氣。這兩類唸法在徽州方言的核心區休寧、屯溪一帶的方言裡尋不著分化條件,相當混亂地分佈在濁聲母字中,我們以為這正表示徽州方言濁聲母的變化並不是單純的清化而以。從明清時期的文獻中我們發現徽州方言的濁聲母在當時是不送氣的讀法,因此我們將不送氣清音的層次假設為較早的語音表現,送氣清音的出現則與四世紀以來客贛移民有關。

    這個不送氣的唸法其實是吳語表現的反映,今吳湘方言都保留濁聲母帶音的讀法,卻也有清化不送氣的例子,我們以為徽州方言古濁聲母清化不送氣正是吳語層的表現。而客贛方言所影響的送氣曾出縣的時間可能相當晚,應在客贛移民在南方落戶之後才逐漸展開,同時徽州各地所受的影響因地而異,多數點的濁聲母都唸送氣清音,唯有核心地區尚存不送氣的讀法。換句話說,送氣清因是以覆蓋的方式代替了員不送氣的唸法,未被覆蓋的字仍讀不送氣,因此出現了混亂的分佈。


    江灣的濁聲母清化類型不同於徽州各地,舒聲韻的從、邪二母都是送氣音,其他舒聲字仍不送氣;入聲韻絕多數字都是送氣音,為少數字讀做不送氣;大體上我們可以舒、促韻母為分化條件探段與否,期間並不混亂。我們以江灣絕多數舒生字清化不送氣正是徽州較早的語音表現,與其他徽州方言一致;但入聲字清化多送氣的現象卻需要加以說明,因為若將清化送氣的例子視為早期語音是與其他徽州方言完全相反的分析,我們以為並不合理。將灣方言入聲自清化送氣也是客贛方言的影響,只是這個影響最早出現在入聲韻中,舒聲韻並不明顯。


    於是我們以下圖表示將灣方言古濁聲母的變化過程,括弧代表外來方言的影響。


    舒聲            *b->p(<-ph)


    入聲            *b->p(<-ph)


綜合來說,徽州方言的表現可窺出有三支方言曾在此發揮影響力:


1.吳語 2.客贛方言 3.官話

吳語層的時間最早,事實上我們認為徽語可視為一種吳語,這種吳語今天之所以表現得與今吳地之吳語大不相同正適足以說明它所受到的外來方言影響遠超過吳語,這裡所稱的外來方言影響指的就是客贛方言及冠話

 

作者 : 馬希寧
類別 : 論文
瀏覽數